情欲七部曲

类型:ʱװ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4-18

情欲七部曲剧情介绍

“卡哒!”拥有修长美腿的万绮雯,一边扶着丈夫,一边用钥匙开启家门,酒气薰天的丈夫刚走进家门,便摇摇欲坠的走向房间,“砰”的一声倒在床上大睡,绮雯望了望丈夫一眼,走向浴室,好好的洗洗疲惫的身子。。

孝司终于说话了,但惠美子不敢开口回答。像是隔着毛巾品嚐惠美子的体温一样,手指逐渐往裂缝中沈去。(啊啊啊…………)被毛巾盖住脸的惠美子,头向后仰起,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除了那个进不去的秘穴外,每个地方都被孝司擦遍了,他的手温柔地握住一只膝盖把它弄曲,阴唇整个暴露出来的感觉让惠美子浑身火热。孝司从毛巾中抽出手指,分开惠美子的大阴唇,在阴蒂上轻柔地化着圆圈。

老公一个人在外头,我跟按摩师两人在浴室里,他正抓着莲蓬头小心地洗着我身上每一?技》簟T谒?跪在地上摸着我大腿时,些许的感伤升了上来……分别的时候到了,他就要走了。我扶起了他,在他身上我摸索着,想要摸出一点可供凭吊的证据。他的棒棒顶在我的下腹,是那样的暖活。金伟的唇向下移动,滑过妈妈的小腹,金伟的下巴触到了她扎人的阴毛,于是金伟把头埋进了妈妈的双腿之间!“啊”妈妈低声地呻吟,她的手按紧金伟的头,,金伟的嘴唇吻到了妈妈的阴唇上,金伟开始轻轻的用舌头翻弄她的小穴,用舌尖轻触她肥阴唇,上边有着征微的咸味,金伟接着又向上,轻咬她的阴毛。

又是一个周末,又到了她“交作业”的时候了。中午吃完饭,她扶着老太太晒了会太阳,在伺候老太太午睡后过来和我打个招呼,告诉我她要出去买菜回来给我们改善生活,让我帮着看门,我满口答应,然后看她乐呵呵的走了,马上关门闭店,跟踪这个保姆,看她到底搞什幺鬼。…

还是刚才那个小伙子急中生智将他拦住,一面好言央求他不要告发,一面对新娘说:“不管刚才是不是强奸,这都是丑事,如果这事一旦公布宣扬出去,我的名声扫地不要紧,可是你一个女人的清白就毁了,你想想,新婚夜就给老公戴了绿帽子,你老公能原谅你吗?以后还能对你好吗?你婆家的人会怎幺看你?”Eric也和她们勾着,然后一手抱她们一个,各亲吻一下说: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就真样,我阴错阳差地抓住了机遇…………爲我今后的生活开了个头。

我是老方,老徐也在你这吧,我刚到他家他不在,怎幺你这里有女人叫床声,我进来看看,“啊……嗯……好……插得我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嗯……亲弟弟……哼……哼……我好美啊……嗯……这下可……把我插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美上天了……哎……呀……我的亲……亲……亲弟弟……嗯……干得好棒喔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的心花都开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
“这是妳的?妳怎幺证明呢?除非你告诉我这是什幺东西,证明是妳的,我就还给妳”我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说。看着她欲言又止欲哭无泪的表情,手指不听话的又将开关打了开来。

到录影带店,我们选了半天却找不到想看的,连问了三、四片都已经出租,真是苦恼,租不到好片子,我们分头去找有没有以前的没看过的好片。镜子里映着我被他从后面x淫的场面,蓬乱的头发下虚掩的遮盖着我俊俏的脸庞,面色绯红,眼睛眯缝着,性感的小嘴微微张开着在浪叫,大奶子也跟随他抽插的节奏回来晃动。看着镜子里淫荡的自己使我更加兴奋,再加上浑圆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的声音更是我的催情剂。充血的阴茎磨擦着阴道壁,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。

我们办公室算我一共五个人,有小茜(我的闺中密友),小张、小李和经理老赵。因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,彼此都很熟悉了,也比较随便。除了老赵年纪就我算大的了,平常他们也总拿我当大姐姐看待。因为来得迟了,他们已经早都来了。我一进来,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,我赶紧直奔自己座子坐下来,才敢擡起头说了句:“大家早上好啊!”

我走回卧室,妻子仍然在床上睡得很死。

不久门开了,林太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,“我出马,包搞定。老陈说你输的七千多块钱他全包了。你看他对你多好,玩小明星也就这个价钱吧。他说今天你得回家煮饭,明天下午三点钟,你到他家去慢慢玩,五点钟前一定让你回家。跟你老实讲老陈那玩意儿特厉害,试过一次包你上瘾。”“你们三个老公全要射到我嘴里,我要全吃下去。”

从来没有这样吻过,就像是生离死别一样,你知道那种用上全部生命去接吻的感觉吗?在老公吻中我感觉到一股足以焚烧掉天地的强烈嫉妒,还有害怕,以及那无边的欲望……我分不出哪种感觉多些,但我知道这一切的总和就是爱了,除了爱没有什幺能够这样。没有管那人的动作,我抱住老公用力的吻着,要他知道我不会再让他离开了。下体一个陌生的棒棒依旧是温柔的插着,那种感觉特别的新鲜!

我没有和阿敏多说什幺,只是把手伸入她衣服里面摸捏她的乳房。阿敏被我一摸,当场产生剧烈的反应。她也没有再说话,小手儿肉紧地把我粗硬的大肉棒上下套弄。过了一会儿,我的龟头在她小手里爆浆了,她赶紧用手去遮挡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最先那几下喷了她一头一脸。她想用手去抹,却反而把手上的精液涂到脸上,脸上的脂粉口红和精液混在一起。

她看着我,咬一咬牙,然后点点头说:“你不要那麽快啊!还有轻一点啊!”我打算过几天等可欣情绪平服了才询问她刚才究竟发生了什幺事,但反而是可欣自己先开口了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阳新昌兴化工网欢迎您! Copyright © 2020